低频噪声污染:城市居民健康的“潜在杀手”
来源:中国环境  日期:2007-8-30  作者:

  在高分贝值噪声的制造者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今天,低频噪声问题却逐渐“浮出水面”,并且“游离”于现有的法规之外。环境声学专家表示,从娱乐场所的“低音炮”、小区楼房的电梯、水泵到路上跑的公交车,城市生活越来越多的低频噪声污染源,已经成为居民健康的“潜在杀手”。

  “低音炮吵得我都有点神经衰弱了”

   福州台江的林先生一年多以前买了一套商品房。当一家人高兴地住进去后,烦恼却随之而来。林先生告诉记者,入住后,他们一家人的耳边经常出现“嗡嗡嗡”的声音。夜深人静时,一家人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林先生平时有睡前看书的习惯,现在也根本看不进去。有关部门上门检测的结果却显示,林先生家里的噪声白天只有40多分贝,晚上也只有30多分贝。 家住广州德政路的陈老伯也在为新搬来的邻居而苦恼。“新邻居是一个音乐迷,他经常晚上放音乐,‘低音炮’振动的声音让我心跳加速,没法睡觉。”陈老伯借来仪器进行测量后发现,噪声也就只有40多分贝,但震撼效果却非常强。一个月下来,患有高血压的陈老伯血压不断往上蹿,还添了神经衰弱的新患。

  福建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环境声学专家林观辉说,“我们调查林先生的住房发现,‘嗡嗡’的响声来自该楼地下室变压器房,属于典型的低频噪声,它是通过墙壁一直传到四楼林先生家的。可是,仅从分贝值来看,林先生住房的声环境却属于环境安静的‘一类区’。”

   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生态物理室高级工程师卢庆普说,低频噪声污染非常普遍,陈老伯、林先生面对的都是典型的低频噪声。电梯在运行时产生的低频噪声对顶楼以下二三层的住户都会产生影响;安装在小区地下室的水泵、变压器,严重的会影响十楼以下的所有住户。如果按照传统的检测方法,这些噪声并没有超标,群众往往投诉无门。 在厦门,已有1000多个各类场所面临低频噪声污染问题,很多家庭深受其害。厦门市环保局局长谢海生说,经济发展带来城市娱乐业和餐饮业的繁荣,而这两个行业产生的噪声污染也越来越严重。去年厦门市总共受理6914起环保投诉,其中60%是噪声污染和油烟问题的投诉,噪声污染当中又以低音喇叭产生的低频噪声污染为主。

  “关不住”的低频噪声对人危害极大

  正常人能听到的声音频率为20-20000赫兹,频率低于300赫兹的声音为低频声音。医学专家通过研究发现,低频噪声对人体并不仅造成功能性损害,还可能引起器质性损害以及精神损害。福建省老年医院特检科主任杨云说,低频噪声可以直达人的耳骨,使人的交感神经紧张,心动过速,血压升高,内分泌失调。人如果长期受到低频噪声袭扰,容易造成神经衰弱、失眠、头痛、记忆力减退、综合判断能力下降等神经官能症。国外研究还发现,低频噪声可以穿透人体腹壁和子宫壁,影响胎儿器官发育,甚至造成胎儿畸形。 福建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环境声学专家林观辉说,“同样是70分贝的声音,100赫兹和1000赫兹频率,人体耳朵感应的声响就不一样。人体内器官固有频率基本上在低频和超低频范围内,很容易与低频声音产生共振,所以人会烦恼、感觉不适。此外,低频声音在空气中传播时,空气分子振动小,摩擦比较慢,能量消耗少,所以传播比较远,通透力很强,能够轻易穿越墙壁、玻璃窗等障碍物。”

   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高级工程师卢庆普说,除了电梯、变压器、中央空调、低音喇叭等低频噪声源外,城市道路交通中汽车尤其是大型客货车、公交车在启动、加速过程中制造的低频噪声,正在越来越严重地威胁人们的健康。卢庆普说,现代科技已经发展出了不少效果很好的隔音材料,可以有效缓解高频交通噪声,但是,由于低频噪声穿透力强的特性,“关门、关窗”往往起不到作用。比如,公交车停站后再启动时,其产生的噪声频谱中,低频63赫兹左右的声波半波长2-4米,与临街住宅建筑室内的尺寸非常接近,当强劲的低频噪声穿透玻璃进入临街住宅房间后,往往产生共振现象,对人的健康造成极大伤害。

  多方寻求破解低频噪声污染问题的出路

  面对越来越严重的低频噪声污染问题,各地政府特别是环保部门都在进行积极破解。厦门市环保局局长谢海生告诉记者,针对市民反映强烈的“低音炮”问题,厦门市准备采取“疏堵结合、以疏为主”的方式。“疏”的方面主要是在城市规划建设娱乐业、餐饮业的集中场所;“堵”的方面是正在起草、编制管理办法,将先前的告知承诺制变为行政审批制,从源头上对娱乐企业进行规范控制。

  “除了合理规划外,利用高科技、新材料可能是破解低频噪声污染的一个突破口。”据福建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环境声学专家林观辉介绍,福建省有关声学专家和高分子材料专家已经联合研发成功一种隔声材料--隔声毡,在控制低频噪声方面表现突出。福建省经贸委和科技厅的鉴定结果表明,隔声毡在用途、性能等各方面已经达到当前的国际先进水平。但此后成立的福建天盛恒达科技公司生产隔声毡的规模还非常有限,亟待进一步扶持做大。

  据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高级工程师卢庆普介绍,低频噪声因为分贝数不高而导致市民投诉无门的状况也已经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制订一部涉及低频噪声污染的新标准,卢庆普和林观辉都参与其中。据透露,这部《社会生活噪声控制标准及测量方法》目前已通过专家审定,但仍有一些方面正在进一步研究和完善。其一旦出台,低频噪声污染问题无法可依的状况很快将得到改变。

  卢庆普建议,政府的职能部门在这一标准未出台前,可以利用国家现有的包括《娱乐场所管理条例》、《民用建筑隔声设计规范》、《健康住宅设计要点》等法律法规当中的一些规定,主动处理低频噪声的污染问题,积极维护群众的健康与利益。

】【打印】【关闭窗口